部分受騙學生名單和受騙金額。受害者供圖
  紅網長沙10月19日訊(滾動新聞記者 朱遠祥)10月18日,岳麓山下,幾名大學生聚在一起交流被騙“心得”。騙走他們“家教中介費”的,是身份相同的兩個人。
  這兩個人,一個自稱“家教中介”,在網絡上為大學生提供家教信息;另一人則扮演家長,與想做家教的學生在電話中周旋。一唱一和的雙簧表演,讓受騙後的學生們後悔不迭。
  其中一名學生在網上公佈遭遇後,許多有相同遭遇的學生紛紛回應。根據學生自己統計的名單,被騙學生已超過30人,來自長沙6所不同大學。
  錢打過去,對方就拉入QQ黑名單
  小寇是湖南大學自動化專業的大一學生。10月10日,他在長沙一個家教QQ群上看到,網友“七秒鐘的記憶”發佈信息,自稱和58同城、趕集網合作,為大學生提供家教信息。
  想做家教的小寇馬上加對方為好友,對方報上姓名,自稱叫孫詩毓。小寇在對方的QQ空間看到許多家教信息,“有很多人點贊”。
  “孫詩毓”告訴小寇,聯繫上家教後,可按每小時60元計酬。提供家長聯繫方式之前,對方要收取中介費,收費標準根據家教對象而定,高中120元、初中100元、小學80元。
  小寇很快在對方提供的信息中找到一條合適的,學生是長沙天心區的高中生,需要輔導數學。於是,小寇按“孫詩毓”的要求,通過支付寶在網上向其支付了120元。
  “她提供的是一個叫馬紹榮的銀號賬號。”小寇介紹,打錢過去幾分鐘後,他向對方要家長的聯繫方式,“孫詩毓”要他稍等。一會後,小寇發現自己已被對方拉入QQ黑名單,再也無法聯繫。
  湖南大學研究生院的小肖也與“孫詩毓”聯繫過,匯去100元“中介費”後,對方提供了“家長陳先生”的手機號碼。
  “我打電話過去,聽聲音對方還很年輕,他說是小孩的哥哥。”小肖介紹,在電話中與“陳先生”約好上門時間後,再打電話便一直無法接通。她上QQ準備質問“孫詩毓”,卻發現已被對方拉入黑名單。
  網上公佈遭遇,多名學生被騙
  中介人“孫詩毓”和家長“陳先生”失聯後,小肖仍不死心,因為對方提供了十分具體的家庭地址,就位於長沙岳麓區的陽光100小區:“國際新城一期一單元706”。
  小肖找到小區,可無法找到“一單元706”,後來才恍然大悟:對方並沒有說是哪一棟。如此一來,對方提供的家庭住址看似具體,實則含糊。
  幾天前,小肖將自己的遭遇公佈到長沙一些家教QQ群上,沒想到,許多有相同遭遇的人紛紛回應,大家成立了一個兼職維權群。“我們目前統計的,受騙的至少有30人。”小肖說,大伙分析手機、QQ和銀號賬號後發現,詐騙他們的兩個人,都是“中介孫詩毓”和自稱“家長陳先生”的“馬紹榮”。
  小肖等人提供的受害人名單顯示,受騙學生分別來自湖南大學、湖南師大、中南大學、中南林科大、湖南第一師範學院、長沙理工大學等院校。
  18日晚7點左右,記者撥打“孫詩毓”和“馬紹榮”的手機號碼,均無法接通。
  湖南大學經貿學院的小邱被騙100元後,10月12日已撥打了110報案,併到岳麓公安分局望城坡派出所做了筆錄。
  [怎麼維權] 建議受害人聯合報警
  “詐騙嫌疑人在銀號開戶的身份證,一般都不是本人。”一名警方人士介紹,網絡詐騙案件的偵辦,取證往往比較困難。
  湖南君見律師事務所律師李幼德介紹,根據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詐騙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解釋》,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,構成詐騙罪。對“數額較大”的解釋是“2000元以上”。
  “建議受騙的學生聯合報案,這樣就應該能達到刑事案件的立案標準。”李幼德說,就算詐騙金額不足以刑事立案,也應給予責任人治安處罰。  (原標題:“家教中介”與“家長”演雙簧 長沙多名大學生被騙)
創作者介紹

1705

gv28gvpmf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