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—從《絕對忠誠》引起強烈共鳴說起②
  本報評論部
  當今社會,思想觀念多元多變,不同人有不同價值排序。但越是這樣,越凸顯理想信念的可貴,越需要奏響忠誠這個時代旋律的主音符
  80歲高齡依然夙夜在公致力激光事業的丁金星,38攝氏度高溫擋不住心懷壯志的老兵張兵志,陳青用幾萬個零件總裝起的“飛鯊”讓國人興奮舞出“航母style”……電視專題片《絕對忠誠》的鏡頭中,走來一個個平凡而偉大的軍工科學家,撞擊著我們的心靈。是什麼力量,使他們像一個巨大磁場,吸引著人們緊盯熒屏?是什麼情懷,讓今天的我們一遍遍呼喚最可愛的人?答案就在——絕對忠誠。
  易水河畔的慷慨悲歌,風波亭上的點點殘血,零丁洋里的聲聲嘆息,穿越歷史時空,忠誠的底色逾遠而彌存。“砍頭不要緊,只要主義真”的無畏,腹中滿是草根、寧願餓死也不投降的氣節,竹簽釘入十指、痛徹心扉也不叛黨的堅貞,詮釋了“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,是中國革命勝利的一種精神動力”。“驚世兩彈、沖霄一星”的元勛,“寧可少活20年,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”的鐵人,“綠我涓滴,會它千頃澄碧”的縣委書記榜樣,還有無數不懈奮鬥的中華兒女,共同托起了民族復興的事業。古往今來,多少人用生命唱響了忠誠的強音,多少人用壯舉書寫了忠誠的內涵,深深印在歷史深處,絲絲化入民族之魂。
  然而,也應看到,在社會轉型期,價值世界的變動與陣痛,使得傳唱已久的忠誠之歌,出現了一些變調和雜音。比如,在利己主義者眼裡,“忠誠”成了“傻瓜”“無能”的代名詞;在利益交換的邏輯中,“忠誠”被視為過時無用的老古董。用功利眼光去衡量世界的那一刻,往往是陷入價值泥沼的開始。一些人把對黨、對國家、對人民、對事業的忠誠拋到一邊,把個人利益、個人地位、個人名譽看得比什麼都重。價值觀的錯亂,導致行為的變異,那些變了味的“忠誠”,只會讓人更加浮躁、更加迷惘。
  難道不是嗎?一些粉絲對明星不論是非、毫無原則的“死忠”,導致悖謬言行;一些商人對金錢無底線的追逐,常常不擇手段;少數幹部對某個領導的“忠心”、關係網的信奉,最終讓自己走上腐化墮落的不歸路。這一切,與大公無私、公而忘私的絕對忠誠相比,顯得那麼卑微渺小,更引發深沉的思考。
  一個人缺少能力,可以通過自己努力、團隊協作來彌補;但如果缺少一顆忠誠的心,結果可能就會南轅北轍、傷人害己。有人說:有才無德是危險品,有才有德是正品。德是才的靈魂,才是德的支撐,一個心懷信仰、絕對忠誠的人,才會把自己的才華、畢生的心血,投入到國家和社會最需要的地方,寫下俯仰無愧的人生篇章。
  誠然,當今社會,思想觀念多元多變,不同人有不同價值排序。但越是這樣,越凸顯理想信念的可貴,越需要奏響忠誠這個時代旋律的主音符。熒幕上這些軍工科學家的肩膀,一邊擔著和平與幸福,一邊扛著犧牲與奉獻,精忠報國,無怨無悔。他們的脊背上沒有刺字,胸中卻激蕩著滿江紅,為的就是使命的召喚。“為國家,活著乾,死了算”,沒有豪言壯語,只有朴實篤定;“除了勝利,一無所求;為了勝利,一無所惜”,沒有斤斤計較,只有無私貢獻,在他們眼裡,被國家需要就是一種幸福。他們的人生告訴我們,活著不是生活的全部,僅僅為自己活著更不是生命的意義所在,從物質名利的種種羈絆中抬起頭來,多一點仰望,多一些堅守,更有價值的人生並不遙遠。
  “山知道我,江河知道我,祖國不會忘記我。”風洞專家廖達雄的歌聲迴蕩在山溝,卻響徹在我們的內心。最是於無聲處的奮鬥,才震撼人心。對普通人來說,沒有驚天動地的壯舉,沒有轟轟烈烈的偉績,如何腳踏實地踐行忠誠,是更為現實的課題。正如一位科學家所言,做不了社會主義大廈的一塊磚,沒有關係,但做不了一顆螺絲釘,就不對了。忠誠從來都沒有高居雲端,它就在盡責的崗位上,就在道德的生活里,就在我們聽從內心召喚的每一次選擇中。
 
 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1705

gv28gvpmf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