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報通訊員 西檢 西法 本報首席記者 肖菁 本報實習生 林瀟瀟
  口口聲聲愛你重過我自己,動不動就抹眼淚、下跪、舉刀,還砍你一刀自殘一刀的,這樣的男人遇見就是冤孽。
  昨天下午西湖區法院開庭審理了一起故意殺人案,被告席上的盛某就是這樣的男人。
  庭上他一會兒說:寶貝兒,別怕,你等等我,你活不成,我也不活了。一會又說:實際上我也不是真的割腕,自己割自己也是痛的,昏過去也是裝的。
  時髦的姑娘脖子上
  有一道十釐米的傷疤
  故事里那個為愛受傷的姑娘昨天也來到了現場,她是來要求男人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。
  一件碎花針織衫加裹身長裙,姑娘身材火辣。領子開得低,脖子上的傷疤非常顯眼,大約有十來釐米長。
  說起過往,姑娘悲憤交加。“我們是微信認識的,那是2012年的中秋節……”
  據說是男人搖一搖,加姑娘的,男人自稱“包工程的”,姑娘是KTV上班的。
  聊了沒多久,膩上了。相處一年,男人很體貼。但姑娘總是隱隱覺得什麼地方不大對,提出要去男人家裡“參觀”一下。
  就這樣,男人穿幫了,他有家有室,還有孩子。
  姑娘決定分手。
  姑娘執意分手
  他拿出了刀砍向姑娘脖子
  出事那天是去年的12月3日凌晨,姑娘已經跟男人提分手提了一個多月了,每一次男人都是抹眼淚,下跪,我愛你,我離婚。
  那天姑娘很決絕,搬出了家,住到了離自己工作的KTV不遠的一個小酒店。男人追了過去,另開一房。
  後來趁服務員打掃衛生的時候,男人衝進了姑娘的房間,姑娘正在床上和小姐妹一起玩iPad,床那頭,男人“啪”地一聲又跪下了。
  法官問,當時你怎麼砍到姑娘的?男人說,菜刀是從隔壁洗腳店的廚房裡借來的。看姑娘不願和好,他就拿出菜刀,說要割腕自殺。姑娘激將了幾句“你砍啊,你倒是砍啊”。結果男人一刀砍向了姑娘的脖子,鮮血當即噴涌而出。
  男人在庭上說
  昏倒和砍自己都是裝的
  法官問,後來你又割腕自殺了是嗎?
  男人比划著說:“我後來往自己手腕上砍了兩刀,抱起她,親了親她說:寶貝兒別怕,你等等我。如果你活不了了,那我也不活了。”
  法官打斷了他,後來你也就昏倒了?男人頓了頓,說,“其實我是裝的。”
  法官說,你口供不是這麼說的,哪個是真話?
  “今天的是真話,反正今天的態勢,我跟她也輓回不了了”,男人說,當時砍自己是想著能不能因為自己也受傷能輕判一點,“我砍自己也是裝的,我很清醒,都沒砍在動脈上,自己砍自己也很痛的。”
  當天的慘劇發生時,幸虧姑娘的小姐妹及時撥了110和120。姑娘的食管、氣管、甲狀腺以及喉嚨和鎖骨神經全都被砍斷了,還好被搶救了回來,經鑒定為輕傷。現在一直沒法大聲說話,吞咽食物也受到影響。
  庭上,姑娘情緒激動:“只差幾毫米就傷到動脈了,醫生都說我能救回來是奇跡!”
  她要求盛某賠償整容費、護理費、精神損失費共計20萬元。
  男人不承認“故意殺人”,“這輩子我認定她了,非娶她不可,我太愛她了!怎麼可能故意殺她呢!”
  對於姑娘要求的民事賠償,男人說無力承擔。
  男人的媽媽昨天來旁聽,她也很悲憤:哼,都是這個女人家不好,她是小三,我兒子跟她在一起就知道玩玩玩,把錢都花光了。
  盛某故意殺人是否成立,刑期如何,法庭將擇日宣判。
  (原標題:嘴裡喊著你活不成我也不活了原來砍自己那兩刀是裝裝樣子的)
創作者介紹

1705

gv28gvpmf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