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o is it
  《時尚芭莎》出版人、本土最關鍵字大的雜誌出版集團、時尚傳媒集團副總裁
  我剋服不了
  一裝潢般人都能剋服的問題
  “時尚我會做到50歲,後10信用貸款年我就做慈善,然後退休,這就是我的計劃。”蘇芒說。她今年42歲,涉足時尚傳媒行業已近20年,依然鬥志旺盛,極具感染力。“我覺得如果我不在亢奮狀態中,我就不是在最好的狀態里。”她從一開始就知道,這是自己可以一直做到老的事業。“人們都說,能很早地找到並從事自己真正適合、也真心喜愛的事情,是非常幸運的。我在這方面確實是非常幸運。”
  她很自豪自己有足夠的能力牢牢把握住這份幸運,“我的特點是善良、勇敢、堅房屋出租持。我就追求一件事做到沒做到,我做事所有指標都得是第一。”
  為什麼是房屋貸款這樣的追求呢?為什麼不選擇更加淡泊、隨性的生活呢?
  蘇芒思考著,“對,好像有這個問題。我發現,我剋服不了一般人都能剋服的問題,譬如說,談個小感情,弄個小文藝,我弄不了。你讓我乾一個大的,我就直奔主題解決。”
  善良勇敢堅持是她對媒體說的自我總結。私下裡,蘇芒還會告訴她的員工們,她還有一個重要的優勢,“那就是我非常非常聰明。”她說得很認真。沒有一個人哪怕在心裡對這句話輕笑一聲。他們知道這是真的。
  你去問問這些妹妹們,是不是在後來,很多人因為聽了我很多話,因為看了一些《時尚芭莎》,而勇敢地咬著牙,繼續走下來。
  我認為你想過好生活不寄希望於別人,唯一的辦法就是獲得成功,而且人只有短短的一生,別人能行你也能行。
  2013年的BAZAAR全球主編大會上,赫斯特集團國際雜誌總裁兼CEO鄧肯·愛德華要求來自中國的《時尚芭莎》主編蘇芒第一個上臺演講,希望她能為全球Bazaar主編介紹自己的成功經驗。毫無疑問,在全球所有共享“Bazaar”這個有著146年曆史的雜誌品牌的同仁中,蘇芒是成績最最耀眼的一個。
  蘇芒的演講主題是鄧小平同志的名言:發展就是硬道理。
  文/Elodie
  與其他國家的BAZAAR不同,已是時尚集團副總裁的蘇芒,近年來用時尚集團以“時尚”為前綴做出N本雜誌的方法,把Bazaar也做出了好幾本雜誌:《芭莎男士》《芭莎藝術》《芭莎珠寶》《芭莎電影》……看起來,她似乎要為自己打造一個“Bazaar系”。
  從入行至今,蘇芒似乎從來都沒有做過人們所謂的“減法”。與之相比,她的“加法”則無窮無盡。每一次加法都意味著一個大膽的、閃亮的新夢想實現。在這一點上,無人能及她。
  或許,很多圈外人對她的印象仍然與“不許穿秋褲”相聯。但在圈內———從時尚圈到娛樂圈甚至到藝術圈,蘇芒這個名字,從很多年前開始,就是神一樣的存在。這個1991年畢業於中國音樂學院、學古箏的女孩,沒有任何背景和家世,真正是從一無所有開始,白手起家,但她從創業伊始便加入的時尚集團,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潮蓬勃發展,給了她一個最合適和最好的平臺。
  其餘的,便是她自己的傳奇了。
  時尚圈裡的“體力活”,她最厲害
  蘇芒卻如一個初次見到領導的小女生般伸出手去,嬌滴滴地說:“你好!我叫蘇芒……”
  和所有明星名人一樣,蘇芒最願意對媒體講的,就是慈善。2013年10月10日晚,2013“芭莎明星慈善夜”在北京舉行,成龍、李冰冰、姚晨、宋慧喬、舒淇等明星出席晚會,活動最終總共募到6222萬餘元人民幣。
  在這一個月之前的9月10日,蘇芒的時間表上有10項工作:從9點半開始,她要到金融街與Facebook首席執行官對談;參加國家會議中心的萬達商會,在銀泰為芭莎藝術校園行駐場,參加章子怡《非常幸運》的首映……她的目的地分別在北京東、西、北三個各自距離一小時車程的地方,她的奔馳車司機必須嚴格計算好時間,從一個地方準時離開,再準時到達下一個地方。
  蘇芒全部一一完成了。這一點兒不稀罕,屬於她獨有的超人功夫。同為時尚媒體主編的
  洪晃曾在自己的博客里吐露過對蘇芒的嘆服。某日派對大撞車:LV在大連開店,Versace在北京做秀,晚宴在端門。大家都要決定一下LV還是Versace,唯獨蘇芒走兩場。LV吃完飯,趕回北京參加Versace,“‘不一定趕得上,姐姐’,她跟我說,‘但是如果他們要小範圍喝個酒什麼的還是可以的。’”
  後來洪晃聽說,蘇芒還是趕上Versace的晚宴了,而且就坐在李連傑對面。“得知這個消息之後我情緒好低落,真是覺得我必須退出這行當了,分明就是體力活兒。”洪晃半開玩笑地甘拜下風。
  當蘇芒來到銀泰中心時,從一樓開始,就有兩名服務員緊緊跟著她,到了頂樓時,她的身後除了兩名助理外,已經跟了四個服務員,隨時想要殷勤地伺候這位VIP客人。然而,面對來自成都明天文化的老總等人,蘇芒卻如一個初次見到領導的小女生般伸出手去,嬌滴滴地說:“你好!我叫蘇芒……”仿佛她絲毫不認為這些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一般,低調和高調就這麼奇異地並存在她身上。
  只用了5分鐘時間,蘇芒就與貴客們一一打過招呼,併為《芭莎藝術》的執行主編徐寧美言一番,請大家多多支持他的工作,所有場面上該做的功夫全部做到家。然後她迅速在前呼後擁下告退,遁入一間私密的VIP休息室,匆匆吃下一碗牛肉麵和一些水果,馬上趕赴下一場洋溢著微笑與熱情話語的高端活動。
  為什麼要待一會兒?
  在她的字典里,沒有“待一會兒”這個概念。長久以來,她說自己都是到家就睡覺,醒了就出去工作。
  蘇芒近乎無窮無盡的精力和快速高效應對事情的能力,是她最令普通人望塵莫及的“超能力”之一。曾經有位美術編輯在她的辦公室里待了不到20分鐘,出來後一臉敬畏地跟同事們說:“就這麼十幾分鐘時間里,她不僅跟我談完了工作,還接了3個電話談事,並且談成了其中兩件。”
  對於這份能力,蘇芒說那是她非常強悍地自我訓練結果。她打的比方很簡單:抽屜———“就像你有很多的抽屜,善於把不同的事放在很多抽屜里,當你拉開這個抽屜之前,就把別的抽屜先關上。”
  這種自我訓練的動力始於她27歲那年,當時時尚集團承諾提她做COSMO的主編。COSMO是時尚集團里排名第一的大刊。在那之前,熱愛文字和編輯工作的蘇芒,因為公司業務需要,一直做的都是她本不太喜歡的市場銷售位置。這份工作無疑是她夢寐以求的。
  但恰好那時她快要生小孩了。“我星期天生孩子,星期五才休息。”蘇芒回憶,但當她休完產假回來時,辦公桌已經沒有了。蘇芒深感挫敗。“後來我理解老闆還沒有經歷過女員工生孩子,他不能相信女員工生完孩子會很快地進入狀態。我當時唯一的一個想法就是絕不能輸。”
  為了能有精力做更多事情,蘇芒開始頻繁地拉開和關閉抽屜。“沒有一個母親會不牽掛小孩。當我離開家,扭下鑰匙的時候,我就不斷告訴自己,我沒有小孩,我沒有小孩。下了班回家的時候,我把鑰匙插進去的時候,我會對自己說我沒有工作,我沒有工作……”
  在她的字典里,沒有“待一會兒”這個概念。長久以來,她說自己都是到家就睡覺,醒了就出去工作。每天睡3個小時的狀態她可以堅持3天,每天睡四五個小時則可以堅持一周。“為什麼要待一會兒?”
  這個世界上真正吸引她的
  “這個世界上真正能吸引她的,就是她要做得比別人好。”
  “我不是總在思考的那種人。”蘇芒說,她總是在“解決問題”。為瞭解決她想要解決的問題,她的執著可謂一往無前。
  1994年,年僅23歲的蘇芒加入時尚雜誌社。雜誌社一共有7個員工,其中3個是老闆。他們辦公的地方在一個小小的四合院里,桌椅板凳都是借來的,“我們每天早上要來生爐子,中午要做飯,做完飯之後到南屋叫老闆來吃飯,每個人的自行車停在院子里。”蘇芒每次說起這段創業史,總是既感慨又驕傲,“真是一磚一瓦都是我們自己賺來的”。
  當時老闆問蘇芒,想來做什麼。蘇芒說什麼都可以,只要您需要。她的工作先是一個小記者、小編輯,外帶著生爐子、抄信封、打雜、整理資料和廣告催款。剛來不到一個月時間,有一次做了廣告,錢催不回來。老闆讓蘇芒去催。她跑到大廈前臺,從早上到傍晚6點半,被人用無數方法想要趕走,但她就是不走,磨了整整一天,竟然真的要到了支票。“老闆很驚訝,沒想到我把支票要回來了。”
  還有一次,雜誌想談一個信用卡的廣告。蘇芒當時還沒見過信用卡。打聽一番後,她騎著自行車找到工商銀行信用卡部,依然是一直等、反覆磨,竟然真的拉到了廣告。“信用卡在雜誌上投廣告肯定是我第一個做到的。就是靠這種精神。現在這個詞很時髦了叫執著,執著可以幫你辦成一切事情,這個世界上沒有事情是辦不成的,你夠執著嗎?你真的夠勤奮夠執著嗎?”蘇芒問。
  “芭莎系”的一位主編這樣說蘇芒:“這個世界上真正能吸引她的,就是她要做得比別人好。”去年5月,蘇芒曾經因為《芭莎藝術》準備在香港舉辦的藝術之夜晚宴,佈置得不如她剛去參加的另一個晚宴好,而當著團隊的面,崩潰痛哭。
  那個永世難忘的“神奇瞬間”
  她到底是誰?蘇芒敬畏地想。等自己坐到她面前時,她才知道:她就是Cosmopolitan的終身主編。
  蘇芒最樂於對外人提起的往事,沒有之一,就是那個觸動了她心底深處真正夢想的瞬間:1997年,時尚雜誌社終於聯繫到了國際大牌時尚雜誌Cosmopolitan的版權合作。蘇芒第一次去了美國,在赫斯特大廈見到了著名的海倫·格莉·布朗———暢銷書《單身女孩與性》的作家、Cosmopolitan的終身主編。
  “那是一個很老的大廈,大堂非常高,非常昏暗。那種橡木加銅的轉門很重,看門的老頭是一個胖胖的、看上去像在這裡做了很多年的老人,戴著呢帽子,穿著制服。”直到今天,蘇芒依然能像在眼前看著一樣,細數這個神奇時刻的每個細節。“這時從我旁邊走過一位女士———皮草上裝,兩條非常削瘦的腿,穿著網格絲襪和非常細的高跟鞋,拎了一個手袋,短短的金髮。老門童見了她,恭敬地脫帽致意。”
  她到底是誰?蘇芒敬畏地想。等自己坐到她面前時,她才知道:她就是Cosmopolitan的終身主編。“她已經70多歲了(海倫於2012年去世),臉上溝壑縱橫,但她的眼睛非常有光。她對我問了一句話:‘你知道做雜誌是為了什麼嗎?’我想了大概一分鐘,有很多答案說不出來,不知道該說哪個。她告訴我說:‘做雜誌是用來幫助人的。’”
  在那之後,蘇芒說,“我的內在就煥發出來了。我想我的內心深處是一個非常有責任感的而且非常感性的女人,之前我不知道為什麼做雜誌,老闆只給了一個目標,但Brown給了我一個使命。”
  雖然許多人都認為時尚雜誌就是鼓吹名利與浮華,但蘇芒相信自己的雜誌真正幫助了女孩們。“你去問問這些妹妹們,是不是在後來,很多人因為聽了我很多話,因為看了一些《時尚芭莎》,而勇敢地咬著牙,繼續走下來。無論是一個人,還是結了婚有了小孩子,都會感謝那個曾經奮鬥過的自己,這是真相。”
  對於雜誌所倡導的價值觀,蘇芒說:“我一點都不虛偽,我認為你想過好生活不寄希望於別人,唯一的辦法就是獲得成功,而且人只有短短的一生,別人能行你也能行。”蘇芒這樣解釋自己推崇的勵志理念.“如果這個時候你還有愛情當然更好。”
  誰也不能綁架我們,不用拘泥規則
  “規則就是用來不斷打破的,你就要不停地發展,這是時尚本身的規律。”
  2013年10月9日,蘇芒和她的團隊在北京宋莊一處Loft裡面給章子怡拍封面。《時尚芭莎》對章子怡的偏愛和力捧是圈內出名的,懂事的章子怡也與蘇芒歷來以姐妹相稱。她和Vivi剛分手那會兒,回北京拍《非常完美》,編輯們幾乎天天看到這位國際巨星來到蘇芒的辦公室,等她下班一起出去吃晚飯。
  時裝編輯給章子怡選擇的全部是“高級定製”華服。蘇芒讓工作人員把衣服一件件拿到化妝間里,依次在章子怡面前打開,章對其中一件表示了反對,蘇芒就親自來到樓下,要求時裝編輯用一件成衣去換掉這一件。
  “那不行,高級定製和成衣不能出現在同一套片子里。”時裝編輯也表示反對,這是時尚圈的專業準則。
  “誰也不能綁架我們,不用拘泥這個。”蘇芒有些生氣,“我要的是好看的封面不是Runway(T台),衣服好看最重要,效果最重要。”
  蘇芒不在乎別人說自己在時裝方面不專業,事實上,時尚圈裡這樣偷偷看待她的人不在少數。“可是專業是什麼?如果看本質,我又不認為我不專業。時尚的本質就是新和美。規則就是用來不斷打破的,你就要不停地發展,這是時尚本身的規律。”
  蘇芒對時尚的敬業和身體力行,其實還是有口皆碑的。她關心辦公室里每位女編輯、男編輯的裝扮,要求他們走到哪裡都不能給雜誌丟臉。曾經有個廣告部的美眉上班時穿的一條短裙太過暴露,蘇芒尖叫著,連哄帶數落,要她趕緊回家換衣服。
  “我就喜歡看到你們每天都穿得美美得來上班。”她像一個大姐姐一樣充滿愛意地看著手下們。她也樂於跟大家聊聊自己的穿衣經:“豹紋只能配黑色”;“衣服上下搭配,要麼上短下長,要麼上長下短”……這些道理還真是顛撲不破。
  伶牙俐齒的編輯們,也會背地講蘇老闆的八卦,偷偷笑她,卻也忍不住還是喜歡她,就像人們偏愛所有那些個性鮮明、優缺點都突出的人物一樣,這種人永遠是普羅大眾中的焦點和亮點。  (原標題:“你好!我叫蘇芒!”)
創作者介紹

1705

gv28gvpmf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